[开封州桥遗址挖掘进展]开封州桥和汴河遗址考古取得了重大突破

站在汴州桥遗址发掘现场,宋代石雕明代桥面清代水井尽收眼底,地层沉积的历代民居古井寺庙同框展示,千年如隔世。

开封州桥和汴河遗址的发掘,证实了开封地下“城垛”的奇观。 可以清晰地看到唐宋至明清河道形态的演变,北宋的堤坝支撑着明代的桥体,明代的道路上重叠着清代的车辙。

探索四面墙上的几十条地层线,清晰地记录着千年来中原人民与水患的顽强抗争泥地反复重建家园的坚韧和顽强。 石壁浮雕上海马勇蹄,鹤飘,祥云飘逸,与《东京梦华录》记载的高度一致。 来自宋朝的风雅跨越千年,把今天的人们带入了繁华汴梁的无尽遐想。

州桥始建于唐代,北宋时成为东京开封梁城御街与大运河交汇处的标志性建筑,位于城市中轴线上,南望朱雀门,北望宣德楼。 都是旧御道”。 随着历代黄河水淤积泥沙,河道逐渐变窄,明末1642年黄河洪水浇灌城市后,河道和州桥被彻底填埋。

[开封州桥遗址挖掘进展]开封州桥和汴河遗址考古取得了重大突破

消失300多年来,州桥作为开封的地名,顽强地保留在当地人的生活中,州桥派出所州桥社区和州桥餐厅至今随处可见。 到2018年,开封州桥及附近开封河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开始,古州桥渐见天日。

“最下面是宋金河堤。 上面分别有元明清河道的水位线。 从分层可以看出,越往后水位越浅,河道也越窄。 ”考古队员曹一凡在现场介绍,汴河故道遗址洞深达12米,考古人员在探侧壁上绘制的地层线是历代水患沉积的痕迹。

从四面墙的地层高度来看,宋金原地层较低,明代约占一半高度,高五六米,这也直观地反映了明代黄河水灾的频繁程度。 “特别是记载为‘明代洪水堆积层’的一节,是明末1642年淹没开封城的大洪水,最深部有约2米的泥土。 ”曹一凡说。

经过4年的挖掘,州桥和汴河遗址的考古取得了重大突破。 目前,州桥遗址已发掘面积4400平方米,发现各类遗存遗址117处,初步统计出土文物6万余件。 州桥和汴河遗址首次揭示了北宋东京市内大运河的形态,见证了中国古城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

考古学家曹一凡站在州桥遗址上,看着石雕壁画和许多民居道路寺庙水井的遗址,她总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脑海里浮现着千年前的汴梁州桥。 当时,街道南北相通,流淌着美丽的汴河。 州桥下川流不息,桥上人声鼎沸,岸边车马来来往往,居酒屋茶楼如织。 那里聚集着南北的瓷器,商人们在嘉科尔叫卖。 州桥景色标志着北宋的兴盛。

州桥遗址矿坑淤泥中的瓷片兽骨,也证明《东京梦华录》中关于州桥夜市“从州桥南走,街上的水饭爇肉干肉……”的记载是不折不扣的,生动还原了州桥附近的繁华夜景曹一凡说,河道淤泥中的骨头多来自驴猪牛等家畜,这表明当时汴河两岸大量使用驴牛搬运货物。

“这种白瓷,通过胎釉可以判断为景德镇的白瓷,于明代运到开封。 ”曹一凡马上指着底部的瓷片介绍说,景德镇的瓷器在州桥遗址的挖掘中出土量非常大,还有宋代的青白瓷明代的青花。 这样的陶瓷碎片在现场数不胜数,显示了当时开封瓷器消费的繁荣景象。

石壁浮雕再现北宋幻想都神秘号彰显匠人技巧

州桥遗址中艺术价值最高的是桥东侧河道两岸对称分布的巨大北宋石雕壁画。 壁画高约3.3米,目前挖掘的南岸壁画长约23.2米,北岸壁画长约21.2米。 目前发掘的南北两岸各3组图案,分别由1只海马和2只仙鹤组成,环由祥云纹饰组成。 石壁被明代雁翅壁部分遮挡,据估计,隐藏区域长约7米。

海马形似骏马,头部有角,目前挖掘的6匹海马有的抬头仰望,有的扭头观看,有的振奋向前,姿态相似不重复,画面非常生动。 仙鹤展翅起舞,姿态优雅。 古人以鹤为瑞鸟,意为志高洁德高,常形容君子之风。

“去年年底,我们在清理州桥东侧堤坝时,通过裂缝偶然发现了石壁。 海马出现后,再往下挖1米左右,海马的身体也浮了起来。 这激发了我们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心,一直向下向两边扩散,直到露出头尾。”考古学家曹一凡说,这很快就与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的记载相符。

两侧石壁的石条上,以浅淡编号的文字多见,南侧为“洪十二”“宙十六”等,北侧石为“水二十九”“山二十八”等。 这些文字经过千年的冲刷侵蚀,依然脉络清晰,字迹朗朗上口。

开封州桥和汴河遗址意义重大大运河文化黄河文化汇聚于此

如今矗立在州桥上,除北宋石壁外,可以看到许多明代遗迹。 目前挖掘的州桥为西侧大拱桥,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桥面采用青石板铺砌。 东侧的小拱桥是明代万年来修建的,当时修建金龙四大王庙,专门用小拱桥作为寺庙的地基。 两座桥均为砌石结构,为研究明代桥梁结构提供了实物资料。

那么,宋代州桥在哪里? 考古专家表示,宋代的州桥已经不存在,明代的州桥应该是建立在宋代州桥的基础上的。 泥沙淤积,河道变窄,曾宽20米左右的汴河在明代变成了一条不到2米的小沟,两岸居民开始在明初年的州桥上盖民房和寺庙。

东侧的汴河旧路遗迹的洞里,底部出水,不断用管子吸水。 考古队员曹一凡表示,州桥和汴河遗址考古,首先对开封城市考古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以往的发掘简报和考古报告,开封市的考古大部分都是发掘到明代阶层才结束的。 受地下水位影响,一般向下挖五六米会出水,很难再往下挖。 此次州桥和汴河遗址发掘最长可达12米,宋代地层得以发掘,对城市考古开封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

辛然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中宏早教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