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碳捕捉领先企业]全球碳捕获能力是过去十年投资的两倍

张锐.jpg

就像用自己的力量或技术手段抓住有形物品一样,人类也可以捕获和储存漂浮在自己身体周围的无形二氧化碳,将其转化为必要的能量。彭博社的新能源财经《2022碳捕获利用和储存市场展望》报告显示,到2030年,全球碳捕获能力将以目前水平为基准增长6倍,达到每年2.79亿吨二氧化碳捕获量。

为了实现零排放,碳中和是目前世界上最乐观的主要方式,这种减排途径是人类在一定时期内排放的二氧化碳和减少的二氧化碳相同,就像植物白天吸收CO2,晚上释放CO2一样,全天二氧化碳排放量都是一样的,或者净排放量为零,所以被称为碳中和碳平衡。总的来说,实现碳中和的主要方法有三种。第一,增加植被,保存水土,提高自然界吸收二氧化碳的强度。二是使用太阳能风能水能等可再生化石能源,减少可燃物的二氧化碳释放量。第三,碳交易工具,即买方支付交易价格,完成总量中的减排。

但是,全球陆地植物只能吸收33%的二氧化碳,海洋的吸收量为24%,剩下的43%排放到大气中。另一方面,目前全球能源使用构成的50%是化石能源,可再生能源在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也很难取代化石能源。专家预测,到2040年,化石燃料仍然是全球能源使用的最重要组成部分。此外,国际能源署认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实际上无法实现减排目标。甚至那些能够实现减排目标的国家,减排成本的中位数也增加到了138%,他们认为巨大的成本限制可能束缚这些国家的减排速度和效果。因此,IEA指出,通过碳中和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目标的尝试将非常困难。

事实上,CCS不能代表碳捕获技术的全部。对于捕获的CCUS,商业化开发也是可行的,可以从CCUS的概念,即CCUS的捕获储存利用,通过CCUS,大幅度分解CCUS储存CO2后可能流出的焦虑和担忧。IEA的权威研究表明,使用CCUS技术可以从化石燃料中生产低碳氢,预计到2070年生成的低碳氢将占全球氢产量的40%,氢气作为热能燃烧工具,可以在机械轨道交通船舶潜艇宇宙等启动系统中充当发动机,可以用能源材料制造燃料电池等,而且总是无污染的。

考虑到碳捕获扩大的巨大商业价值,很多国家在政策和立法层面积极护航。英国澳大利亚美国挪威日本和中国都是在碳捕获的政策和立法方面得分较高的国家。英国新建的燃煤电厂必须以至少25%的生产能力安装CC设施,没有碳捕获能力的燃煤电厂必须全部关闭,英国计划到2030年大规模应用CCUS技术。在美国,拜登政府推出的《通货膨胀削减法案》将CCUS的税收减免大幅提高到70%。同样,日本,《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指南》也将CO2注入地下咸水含水层合法化,同时日本内阁颁布了《近海碳注入与封存条例》,要求加快CCUS技术的实际应用进程。IEA报告显示,近年来碳捕集投资明显加快,全球范围内处于计划后期阶段的项目总投资超过300亿美元,几乎是过去十年投资资金的两倍。

但是投入和运营成本仍然是困扰碳捕获的最大瓶颈。麻省理工学院发表的报告显示,捕获和加压1吨二氧化碳,用超临界流体处理需要25美元,将1吨二氧化碳运输到垃圾填埋场需要5美元,安装二氧化碳的罐每吨需要20元,掩埋二氧化碳每吨需要30美元,加上人工车辆和管道等成本,捕获1吨二氧化碳的最高成本超过640美元。不仅如此,燃烧化石燃料的成本上升不仅抑制了碳捕集项目的初期投入和后期规模扩大,还延缓了大规模商业化进程。

市长/市场比较成本也是阻碍碳捕获速度的重要原因。与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相比,碳捕集成本要高得多,很多企业更喜欢投资碳中和项目,已经不足的碳捕集项目资金正在进一步不足。不仅如此,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碳捕集技术只能在特定门槛上达到必要的布局规模。其中,碳税水平到2050年必须提高到每吨二氧化碳75美元以上。那么碳税能否满足足够的门槛还有待观察。更重要的是,碳捕获的商业模式不仅还不成熟,初期投资也巨大,收益周期长,融资困难和商业风险不言而喻。

最后,必须强调的是,碳捕获资源的分配不平衡和政策导向不明确,对碳捕获的客观制约很明显。从市长/市场地区的角度来看,全球碳捕获项目主要分布在北美地区,其中美国居首位,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碳捕获几乎为零。同时,许多主要国家的政府未能制定限制碳排放的法规,未能提高企业的排污成本,直接阻碍了私营部门对碳捕获的投资。即使是引进碳捕获相关政策法规的国家,鼓励和支持的力量也不大。就碳捕获而言,目前不仅商业模式还不成熟,初期投资也巨大,收益周期长,融资难度和商业风险不言而喻。为此,要从政策角度加强财政补贴税收优惠等支持,明确市场的利益方向,引导企业建立投资信任。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中宏早教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