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以前的法律,动力电池系统业务的毛利率只会更低

去年最好的金融产品是什么 答案可能是电动汽车。

今年春节后,电动汽车的价格开始上涨,从数千辆到数万辆不等。如果您在春节前订购长期Y型,恭喜,您的“净利润”至少为5万元,回报率比市场上的基金经理高出80%以上。

然而,如果你选择用硬币购买,我很遗憾地告诉你,电动汽车的新一轮涨价可能会再次到来,因为碳酸锂的价格将再次上涨。

作为动力电池的关键原材料,碳酸锂已从2020年7月的40000元/吨增加到今年3月的500000元/吨。

就连一家锂矿的高级经理也表示,“不仅原矿稀缺,而且该公司碳酸锂冶炼的熔渣现在也被用于再次提取锂。”

碳酸锂价格的大幅上涨加剧了汽车企业与电池制造商之间的矛盾。“宁王”无法抵抗,只能将压力转移到下游。汽车企业别无选择,只能含泪提价。

宁德时代也是“哑巴吃黄连”。毕竟,它不生产碳酸锂,也没有从这一轮锂价格上涨中受益。大部分利润流向了更多的上游矿商和锂材料加工商,如天齐锂业,其第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2263%。

电池的价格是发动机的十倍

传统燃料汽车的“三大部件”是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纯有轨电车的“三大组成部分”是电池、电机和电子控制,其中电池是最昂贵的。

一辆动力电池超过30万元的新能源汽车的成本很容易达到10万元以上,而同样价格的燃料汽车的发动机成本只有1万或2万元。

这也导致了一个事实,即纯电动汽车目前的盈利能力无法与燃料汽车相比。正如曾庆红所说,“除了特斯拉,世界上生产电动汽车的企业都不赚钱。”

因此,电池价格的上涨无疑增加了国内汽车企业的困难。

电池厂不想提高价格

在过去十年中,动力电池的全球价格下降了80%以上。电池制造商习惯于降低价格而不是提高价格。事实上,价格上涨对电池制造商不利,这将影响电动汽车的渗透率和客户关系。

今年上半年,一家名为天齐锂业的公司从价格上涨中受益最大。仅在第一季度,天齐锂业的净利润就大致相当于两个宁德时报和四个比亚迪。

中国缺乏锂定价权

天齐锂业在海外投资中处于领先地位。十年前,它控制了澳大利亚最大的锂矿。相反,以宁德时报为首的国内电池厂进展缓慢。2020年后,他们开始部署海外锂资源,导致发言权不足,尤其是被动定价。

当海外锂矿石拍卖价格不断创新高时,国内碳酸锂价格只能相应上涨。2021,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炸式增长突然暴露出声音不足的问题,国内碳酸锂价格在15个月内上涨了10倍。

可从320kg锂精矿中提取约40kg碳酸锂

从“工业味精”到“白油”

20世纪90年代,一吨碳酸锂只能买一部手机。2014年,一吨碳酸锂几乎买不起一辆五菱面包车。但到今年3月,一吨碳酸锂甚至比宝马5系还要贵。

在这一轮碳酸锂价格上涨中,矿业公司获得了大量利润。一些上市公司的股价已从几美分飙升至几美元。智利名为sqm的矿业公司赚得最多,其股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上涨了800%。

天齐在四分之一的时间里赚的钱比过去十年多

通过多次海外收购,天齐从四川的一家小锂盐厂跌跌撞撞地成为全球锂资源巨头。今年第一季度,天齐锂业的净利润达到39亿元,超过了前十年的总利润。今年上半年的早期利润超过96亿元,预计在整个A股市场中排名前2%。

2021,天齐锂业锂盐生产线接近满产,收入50亿元。锂矿石的直接销售也带来了26亿元的收入。如果这些收入平均分配给天齐锂业1773名员工,他们的平均收入甚至高于阿里巴巴。

天齐的好日子也“出来了”

2018年,由于收购sqm股权,天齐锂业产生了35亿美元的巨额债务。收购完成时,它刚刚触及碳酸锂价格的低点,投资sqm的收入甚至无法支付贷款利息。2018至2021,天齐锂业上演了《甄传》。

如果你的愿景足够新颖,你可以在2020年中期购买天齐基金,目前的回报率将几乎翻倍。

根据以前的法律,动力电池系统业务的毛利率只会更低

具有独特愿景的韩国散户投资者也放弃了特斯拉,直接购买了天齐锂业,成为第一个购买外国净股票的韩国散客投资者。

锂电池材料“拱火”

2021,由于供需不匹配,许多锂电池材料的价格随着碳酸锂一起飙升,带动上市公司业绩显著提升,其中正极材料企业的增长最为明显。

2021之前,动力电池的材料成本结构约为正极的30%、负极的18%、电解液的6%和隔板的6%。然而,在去年价格上涨后,阴极材料的成本占了近50%。

正极材料的“出货量激增”加剧了碳酸锂的紧张局势

去年下半年,在碳酸锂短缺的情况下,阴极制造商售罄,直接将碳酸锂价格从8万元/吨提高到20万元/顿。

在宁德时代,如果价格不上涨,我们就会失败

经过宁德时代初期的价格上涨,今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下降了24%,总体毛利率下降到14.48%。根据以前的法律,动力电池系统业务的毛利率只会更低。

今年上半年,引起汽车企业大量投诉的电池价格上涨,实际上是宁德时报不得不做的最后一件事。一位接近《宁德时报》的人士表示:“直到去年年底,宁德时报一直坚持不涨价的策略。在年底进行财务核算时,发现如果不涨价,企业就会亏损,因此在今年年初提高了电池价格。”

“宁王”修折

为了摆脱上游矿产资源的瓶颈问题,《宁德时报》只能疯狂弥补。一方面,锂矿产资源布局加快,另一方面,电池回收业务推广力度加大。

新能源汽车企业基本上不赚钱

宁德时报至少赚了钱,但整个汽车厂都陷入了亏损的泥潭。其中,广汽电子的净亏损已连续三年扩大。

与广汽电子类似,绝大多数新能源汽车制造商都在亏损。

比亚迪和特斯拉靠卖汽车赚不了多少钱

唯一赚钱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是比亚迪。

上世纪初,美国的街道上出现了蒸汽车、纯电车和燃油车,有轨电车的数量甚至超过了燃油车。

然而,随着石油的大规模开采,汽油变得便宜,纯有轨电车的短距离已经成为致命伤,燃料车也得到了成功推广。

一百年后,随着电池技术的突破,电动汽车正在卷土重来,并试图重新夺回其霸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燃料汽车企业过去从未想过进入石油行业。然而,在有轨电车时代,如果他们想成为国王,就不能绕过“锂”。

主要锂矿公司、电池企业和车辆制造商多年来的财务报告

锂电池和风能主要材料价格走势

视觉设计:元川设计部

研究支持:罗松松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中宏早教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